寶貴的二十五年-一針一線的情感

作者:超級管理員 文章來源:寶貴石藝 更新時間:2015-09-01
      張老師和我都是老西城人,都住在白塔寺附近,兩家曾經的老住宅就相差一條胡同,在兒時,我們一定在冬日安靜的夜里聽到過從妙應寺白塔上飄下來的風鈴聲。有緣的是,雖然張老師比我年長,但是我們還是小學和中學的校友,所以說起來特別親切。  
大概是15 年前,我們設計首都師范大學北區,在教學樓里需要做一些雕塑,而學校希望雕塑能具有文化氛圍,但是經費有限。我當時就想到了張老師,便去了張老師的廠子,那天是第一次和張老師正式見面。我跟張老師有個共同點,就是我們都熱愛藝術,而且我們所做的都不完全是純藝術,我們透過藝術的眼光、通過藝術的方法服務于人。為人服務是張老師和我在設計層面上相契合的共同之處。大概是在1998 年,我隨胡育梅女士(現為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六所高級建筑師)以及一位老先生一起去張老師那里。當時我們是想嘗試使用些新的材料,也正是懷著這樣的想法,才去拜訪了張老師的工廠,對他的材料有了更直觀的體驗。
我始終認為張老師首先是一個藝術家,他的作品表達了他對人生的感悟,而不是僅限于形式表達。我跟他合作更多的是希望得到藝術啟發以及藝術感的提升。我其實對他的雕塑和創新更感興趣。曾經有些工程要找張老師做墻皮和假山石,我說這樣的事根本無需麻煩張老師。請他出山還是要做一些新的、具有挑戰性的東西才有趣。張老師的材料有時候很挑人、挑地方、挑房子。前陣子褚總(褚平)做的北京建工學院大興分院的項目讓我很驚訝,這種材料讓建筑的體量感一下子迸發出來。乍看很簡單的材質,表現力度卻非常強烈。
建筑師會思考材料形式與建筑表現之間的關系問題。我對建筑外形的關注并不太強烈,當然體驗需要借助形式得以實現,但是不能僅僅把形式問題局限于建筑的外表。如何通過空間和體積、尺度等的直覺體驗獲得對建筑整體的認識和關注才是相對重要的。
運城體育館是我們合作的一個項目,該項目嘗試采用人造石掛板材料。這個建筑是座功能性建筑,又是一個文化類的體育建筑,所以它的外形應具有一定的沖擊力。我們希望做成條狀的格柵,我們設想將墻體每個單板塊體量做大,突出體現一種材料張力的感覺。用石材感覺分塊小、過于單薄,而掛板可以做整塊、紋路大,能夠將那種感突顯出來。運城這個項目有不少挑戰。記得當時需要一塊三層樓高的自上而下的巨大掛板。我們找來張老師看能否做成,那是我們要解決的關鍵。如果采用拼接的方式并沒什么意思,我們希望突出整體感。事實上基于這個苛刻的要求,其他材料幾乎無法實現。如果采用碎拼的手段,任何材料都能做到,但那不是我們想要的效果。當時我們希望用掛板來解決這個問題,甚至連色彩都已經討論完畢,效果圖也出了好幾輪,跟技術人員一次次的開會討論,樣品也做完了,可惜最終還是功虧一簣,沒能實現。
雖然沒成,但實際上這個項目的合作為今后積累了很多財富,包括我們建筑師在內也積累了很多經驗,我們相互之間彼此加深了理解。我認為這個材料最好的優勢在于它沒有限制,只要你想得到、敢于拓展,它就不負眾望都能實現。當然,它也可能出現問題,但是問題并非不能解決。這一點與我們之前所有的建筑材料存在著明顯的差別。
我們在談建筑材料時有幾條基本要求。第一要容易獲取,這是我們選材料遵循的最基本前提,第二要造價低廉,第三是便于運輸,第四要容易安裝,這是我們選擇任何一種建筑材料所必需的過程。當然,正是這些要求才會對建筑材料進行各種各樣的限制。張老師的材料就沒有這么多局限性。首先是容易獲取,任何地方都有,它可以在任何地方制作。我們希望在現場現制,這樣就能避免運輸的問題。材料不能做大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為了便于運輸。舉個例子,玻璃生產理論上可以達到無限長,為什么還要切割成一塊塊的,就是為了易于運輸。張老師的這個材料體量可以做的很大,而且可以是現制,這對于材料使用是一個突破。
其次,這種材料的另一個優勢在于它可以在個性上做無限地拓展。可是一旦進入批量化生產,它的個性的拓展性肯定會降低。所以我對您當時談產業化是既支持又抱有一定的疑慮。它會不會因為大規模生產而導致個性喪失,價格下降后它會是怎樣的狀態。現在基本上是手工生產,產業化之后還依舊是手工生產嗎?我想您肯定會有新的想法。機械制造出的東西會變成同一個樣子,它一旦均質化就會喪失個性和拓展性,這個矛盾怎么解決?
在我們所設計北京市新少年宮的設計時,我們就決定在外墻面采用寶貴石藝的外墻板,主要原因就是張老師公司的產品可以很好地把大規模的產品和個性化結合起來。但是目前的結合還是通過手工人力的調整,在低技術水平上,如果能夠通過大規模生產把信息技術運用到生產中,就能將Hi-skill與高技術結合起來,現在正在倡導的BIM 可能正是一個實施的機會。
蘋果公司的iphone 手機初入市場時特別個性化,現在已經成為一個新產品的標志了。我們還曾討論說過大家對蘋果手機會不會產生一種逆反心理呢?我認為這些都有可能發生。話說回來,蘋果產品雖然是機器生產加工出來的,但它做的很精致,每一代產品都各具特色,差別非常巨大。反觀建筑,它到底是手工制造還是機器生產的,我們到現在還沒定義清楚這個問題。蘋果公司的這一實例卻為我們建筑師提供了一個反思的切入點。不同的人眼睛中有不同的寶貴。在藝術家眼里他是個藝術家,在建筑師眼里他是個建筑師,在資本市場的眼中他是一個實業家,在那些樸實的工人眼睛里他是帶大伙奮斗的老師。
不同的人眼睛中有不同的寶貴。在藝術家眼里他是個藝術家,在建筑師眼里他是個建筑師,在資本市場的眼中他是一個實業家,在那些樸實的工人眼睛他是帶大伙奮斗的老師。
寶貴老師很會說話,當他說話時語氣和言語里充滿著豪氣和激情,很多人愿意聽他說話。他也很會聽話,他傾聽時表情和眼神里充滿真誠和求知,很多人愿意和他聊天。寶貴老師是一個樸實的人,一個性情中人,一個理想主義者。北京出生,運城滋養,昌平奮斗,插過隊,當過老師,做過農民,搞過藝術,辦過工廠。他就像他做的那些雕塑,雖然材質不高貴,雖去想,即使過了很久,那個雕塑還會回蕩在你的大腦里。
  • 上一條資訊:沒有了
  • 下一條資訊:寶貴的二十五年-有“體”方能“用”

版權所有© 寶貴石藝有限公司 京ICP備05025209號     

  京公網安備 11011402010641號
   

Copyrights @ 2014 www.ddingmal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區馬池口鎮奤夿屯寶貴石藝
電 話:010-89711543

關注公眾微信

赌博网真人